亞岱爾 (6)

.

九點半,落地窗外的燈漸漸亮了,

用餐的人漸漸離去,

.

我從拖把架上取下拖把,放入水桶中浸泡著。

店長撥開布簾,從廚房走出來,

他點了點今天的收入,然後拔出了收銀機的鑰匙。

「珍,我有些急事,先走摟,最後的整理麻煩妳了。」

店長露出疲倦的微笑,推開玻璃門小跑步過到對街。

.

「好,包在我身上。」我回答。

希望他會幫我加薪。

.

滿是灰塵的木板,我總覺得不太行。

希望他會幫我加薪。

.

.

十點十五分,我倒掉滿是髒污的水桶,把擰乾的拖把掛回架上。

希望他會幫我加薪。

.

我活動活動肩夾骨。

離開前,望向餐廳做了最後一次確認,

發現有一個鉛筆盒遺留在五號桌上,

「是哪個小朋友忘記帶走了嗎 ?」我邊想,一邊走向五號桌。

.

正當我拿起鉛筆盒,仔細端倪,

尋找著在鉛筆盒上或文具上的姓名貼紙,

.

窗外橘黃的路燈透過窗格灑落,

.

亞岱爾靜靜地側睡在沙發上,

右手半握著一支自動鉛筆。

臉上兩道有乾掉的淚痕。

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